自我介紹

Yuri !

Author:Yuri !


最新文章


最新留言


最新引用


月份存檔


類別


[銀魂]無題

* 基本上是銀土
* 渣文。
* 設定是,十四跑去買銀時的春,事實上他又是受,所以。(再解釋下去我會崩潰








「以後,應該不能再見面了吧。」
「嗯…」拿著手機對著在家中等候自己的女孩發了簡訊,內容多半是「快點睡吧,我還在夜間奔跑著,為了幫妳明天的早餐加菜。PS . 幫我洗內褲。」這種深度的對話。
「不問我原因嗎?」望著淡然的他,眉宇間那抹倦怠不斷加深著。
「為什麼?」
「真是的…」點起菸,在煙霧間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見對方在月光下閃爍的雙眼。「近藤老大不想再聽從幕府那些腦袋被蟲蛀爛的官員的命令了,說是想要回故鄉經營道場培養新世代的真選組…總悟和他那群M下屬一致贊同,這件事就被這樣定下來了。」土方比任何人都還想抱怨真選組內那一群肌肉笨蛋的思維異於常人,只是順從他們的自己似乎也沒好到哪去。

穿上外套,從銀時手中拿起剩一支菸的菸盒,兩人默契一如往常地極好。






默契這種東西,簡單來說就是……
『真是令人不舒服的聯繫。』犀利的話語來自兩個人口中。
對方拿著寫上「洞爺湖」三字的木劍指向土方,直接的與土方對視,那眼神卻讓土方不由地寒毛直豎,自己不是害怕而是被那眼神一看像是能被全部看透,因為相似還是什麼原因他沒有時間思考,當下的自己只是握緊愛刀、蓄勢待發。







「哦…?那麼整個江戶可能都會因為你們要離開鬧得多歡騰…雖然多半是喜悅的聲音。」不以為意地開始數著在床頭留下的現金,數目比往日多了兩倍,是給自己一個交代還是驚喜?他不想去問,那只會讓堵在胸口那股莫名的煩躁感越發越重。
「別開心的太早你們這群攘夷渾蛋…唉,我們走後,巡警組會接手江戶的。」無奈下令土方嘆了一口氣,他對那些真選組的「後輩」們實在是看不順眼,那裡頭也沒多少能撐場面的人,由這些人來保護江戶秩序,日後江戶還能保有現在這模樣嗎?
情況已經和以往不一樣了…
「太可惜了…嘿,放下你的刀,我開玩笑的。既然是最後一面,那就過來給我抱一下吧。」雖然是輕挑的語氣,緊盯著土方的雙眸是如此認真,有點固執的佔有到最後一刻依然。






『第一晚的最後都該來點深情的擁抱吧?…哎喲!好痛!不要拿你的刀打我啦!』他試圖用浪漫的話語留住他,卻得到反效果,頭上還多了幾個腫包。
『白痴才會在痛了一晚屁股還跟人親親熱熱。』賞了對方一個白眼,土方現在只想趕快找一個能洗澡的地方洗掉體內那擾人的濕黏,再待下去只會讓他陷入窘境,而且他也無心想要培養感情…尤其是和躺在床上還一臉清爽的人。
『原來啊…那就更不該讓你走的。』動作只在一瞬間,土方重新被他壓住。

別忘了他是個虐待狂。







他溫暖的體溫讓銀時每個細胞都騷動不已,土方固執的雙眸也軟化下來轉成緊緊抱著對方。「一直都想這麼做呢…」類似嘆息的話語飄入銀時耳內,即使給的太晚也讓此刻比任何人都還捨不得的他有想哭的衝動。
越來越無法割捨。
「更早一點我會更高興的…譬如在第一次的時候。」銀時想用平常輕巧的口氣讓此時低迷的氣氛轉換,卻感覺擁住自己的那雙手臂不自覺地又加重了力道,像是想將兩人揉合在一起。此刻的分離也能讓一直被動的他感覺到悲傷嗎?



時間如果能倒轉,他們心中那遺憾可能就不會如此強烈了吧。



「再見,這段時間謝謝你陪我。」從他懷中抽離自己,土方轉身用背影向往後倒在床上的銀時道別。
「不是再也不見嗎?」「呵…」自嘲的笑聲在兩人間不斷迴響,更多地似乎只剩沉默。
「喂,土方。」沒有坐起身正面對著他,即使察覺到對方略帶期待的視線,銀時固執地用低沉的聲音喊他。
「…?」「沒事,快點走吧。」






最後在轉角流下淚、弄濕一個枕頭的男人--
是誰?






抱歉。是銀時始終沒有機會說出的話。
土方踉蹌的背影在他眼中只有心疼。他不介意不能在醒來時看不見土方平穩的睡臉,最後被他一個白眼給破壞;他不介意不能在夜晚碰觸土方時忘記說出情話,吻著他性感的背脊然後吃下他一拳;他不介意不能偶爾浪漫地在早晨為土方準備好早飯,看著他一一吃下後又罵著自己嫌難吃;他不介意此時自己看著土方離開卻一語不發。
坂田銀時介意的永遠只有一件事。

沒說出一句話。
「我愛你。」










 | 主頁 |